Friday, 18 August 2017

—No.98 谁倾听你—

隐隐作痛,或许是后遗症。

由于从来不清楚自身的血型,所以才在挣扎中选择去参加捐血活动。怯意是在被护士扎了个小红点在手指上,痛得紧皱眉头的时候萌生的。

我后面的姑娘,可以算是我认为的中六最好看的女孩,五官深邃,身材纤细,走起路来短发会随风飘动。她嘴上说着紧张,却没有半分退怯,只是希望自己体内的铁质足够到捐了血不会身体不适的程度。大约,是这样的一个态度,抓住了那懦弱的尾巴,让它无所遁形。凭着一股孤勇,就毅然决然上去了。

过程其实并没有大家口中说的扎针的疼,只是看见自己的血液流出体内,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于是我终于体会了一把捐血助人的小兴奋。

——

每天都活在被课业和学习堆叠起来的墙中。

有时候情不自禁想,倘若当初我也带着这份学不死就往死里学的状态投入中学时期的学业上,或许我能成为更优秀的人。

然而,世这个世界并没有如果、或许、大概这种假设。我们只能带着勇气和遗憾活下去。

我正在尝试让自己变得更加好

Sunday, 13 August 2017

—No.97 壳。—

one

时常会失去动力。体力透支的错觉贯穿着身体,让我像只无脊椎动物只想要躺在软趴趴的床上不想理会那些堆叠起来的功课和需要全力以赴的学习。

奇怪。不知从何时起,在学习上散漫怠惰的我开始收拾心情,认真坐在客厅对着那些令人焦头烂额的数学题。然后渐渐的,一天不学习,几个小时的颓废,就会让我有严重的罪恶感和愧疚感。

混沌。

前路漫漫,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