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6 May 2017

—No.96 我还记得—

有时候会引以自豪,这里是我为数不多的,没有因为新鲜感减退就抛弃的小窝。它承载了我所有的情绪和无处安放的压抑感。我把它当做秘密一样的存在。

上来扫尘。

上一次来是在五月三日,办了转校手续,等待入学。去了一个陌生的城市,所幸还有朋友的陪伴,还不至于生出城市人有的孤独感。我偶尔会觉得自己的运气可能比想象中的好上百倍,遇上了友善的包租婆和一班刚认识却很善良的同学。

我知道这条路,比起任何的道路都要艰辛坎坷,它考验的不只是你的知识,还有你一向缺乏的毅力。

所以请加油。好吗。

最近还饭上了一对cp,为了他们翻遍了贴吧里的帖子,各种小动作都被放大解读,所有眼神都独具意义。所有证据都指向他们的可能性。现在大概只等着他们落下石锤了。

Thursday, 27 April 2017

—No.95 谁曾来过谁的梦—

总是想不起来,梦境里头琐碎零碎的片段。

当看见母亲的脸逐渐远去,炽热慢慢消退,我明白了所谓离家的心情。在那个新的世界,你没有依靠,没有宠溺,没有沉默和高傲。它是一把锐利的刀刃,磨平你的棱角,雕刻你的意志。

你该学会长大的。本来就该。

这是第一天,包含了种种不安和疑惑的日子。